Sweet Child
125天前
900
举报

龙谷RPG(2)

E.我是你的妻子……还是丈夫?


“等等!在你被始乱终弃之前我们要先确定一件事!”

“啊——开始转移话题了吗~亲爱的~”

“我是你的妻子……还是丈夫?”

夜莺猝然停下啼唱。你发现她的眸子是琥珀色的,盈着你不知道的情愫。

糟了,她停顿的时间长得有些不妙,在你忍不住把手伸向裤裆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

“达令去人类城市抢劫回来……一路……委屈你了……一次又一次地让那些人类臣服,很艰难吧?虽然我此生没有走出过龙谷,但我们都知道——人类是一直在忘记的种族——他们从来在反抗,既反抗敌人也反抗同胞,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其他人类;他们还热衷于训练各种和平之师、制造出的绞肉机花样比龙谷异人娼馆还要多……这次、亲爱的、终于中了邪恶的法师的,邪恶的魔法吗……”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不对我为什么要做捧哏啊!还有抢劫人类是什么糟糕的活动啊!”

她笑嘻嘻地擦了擦眼角,捧着脸,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你想知道的一切~在我这里都——得不到答案~”

你迟疑了,片刻的考虑后试着以轻松的语气回答道:

“啊,这个我猜到了。”

“好聪明啊,不愧是你呢。”

“那你也一定猜到了:我什么也不能给你。因为我……一无所有。”

你仔细地看着她的神情。

“以及……我是为你而来的。”

她抬头看向天空。色彩从那里逃逸走,从那道贯穿世界的缝隙——暴露的是我们还是另一侧的“他们”?你想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堤坝挡住的洪水啃噬着你们脚下的陆地。金属的撞击声从远方近了,非人之物在怒吼,机械做成的飞鸟僵直坠入黑水,很快地——

“我是‘祖’(Joi)。欢迎来到龙谷,”

有什么被抽离了,剩下的祖,全然冷漠,几乎是了无生趣,好熟悉——

“异客。”

彩色的噪音炸开了。

洪水涌向天空或是天空沉入大地。


祖的离去和她的到来一样突兀。也许“祖”在龙语里就是突兀的意思。

又或者“祖”是梦的意思。那做梦的人偏向于是美梦。

你来到这个繁华的城市已经三天了。那天你出现在一个堤坝上,遇到了那个奇怪的女孩,然后她、你、堤坝连同那个明显不真实的世界一同溃散了,下一秒你坐在一个人声鼎沸的酒吧里,拿着一瓶红宝石波特酒。吧台的性感酒保戴着一个镶着红宝石的项圈。你想起来有人说狗项圈戴的比人项圈更舒服。

【这时你选择:

A.和那个酒保聊天

B.再来一瓶。再来两瓶。再来三瓶。

C.走出酒吧,到街上去】

投票: 这时你选择 (最多可选3项)

C.走出酒吧,到街上去
B.再来一瓶。再来两瓶。再来三瓶。
A.和那个酒保聊天

全部回帖 (4)


Sweet Child
楼主
125天前

啊投票怎么会最多可选3项是我设错了。原来最多可选择的项数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是我可以设置的选项数呢hhhhhhhhhhh

0
0
回复 # 1

From Now On
125天前
查看回复(1)

在酒吧怎么能不喝酒。更何况是红宝石波特酒。

0
0
回复 # 2

Sweet Child
楼主
125天前
查看对话

From Now On:

在酒吧怎么能不喝酒。更何况是红宝石波特酒。

0
0
回复 # 3

From Now On
121天前
查看对话

Sweet Child:

[图片]

等待,永远的等待。

0
0
回复 # 4


    请登录参与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