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急的鼠标垫
359天前
5733
举报

从聊天截图、疫情返校、PF问题引发的补充与思考

从聊天截图、疫情返校、PF问题引发的补充与思考

作为毕业了的老学长,一直有默默关注母校最近在疫情中的动向。学弟学妹们的网课早早开始上,修业安排还算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但疫情之下的返校安排通知出来以后事情的混乱程度就变大了。同学们有许多疑问和发现许多新问题需要和学校沟通,学校的反馈似乎也不是很及时到位,由此熵增地很迅速,直到今天一个同学与CPRO老师的私人聊天截图曝光,让大家找到了宣泄口,引爆了一部分朋友圈。

我咨询了对事情比较了解的学弟学妹,也找到了老师本人进行了解。很多背景信息是我们仅透过一层屏幕无法得知的。即便非常困难,我仍将努力保持这篇文章正文中的逻辑与理性,理清来龙去脉,以及粗浅地谈到我个人的看法。很感谢你阅读,很欢迎理性的辩论。

一、聊天截图

先从这件最热乎的事情说起吧。聊天截图的“全文”我有看过,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的同学看到的都只是一部分,有的是切断了来龙去脉,有的是模糊了一大部分,有的只留一家之言。我们以为自己看到了全部。但它到底如何产生的?对此我们可以有如下几个点来讨论:

  1. 这个对话到底怎么来的?有部分能看到开头记录的人,可能会感知到,这段对话起源于知乎上有些人发布的一些内容确实是不真实的,声称“某老师闭门约谈多位学生……”,渲染起了很糟的情况。而这位老师看到后,再加上发现发布者是自己认识的、由自己担任过舍监的学生,感到比较气愤——这已经是毕业要迈出本科校门的学生了,为何还会如此行事?——于是出于“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前去交谈,否则这段对话也不会产生,i.e. 假如老师不是恰好认识且有过联系,她并不会因此去联系到这位学生,以及聊天里有提到的前一位学生。老师的立场不代表学校,也不代表CPRO,只是一位老师希望学生可以长大成熟一点,做事要周全,不能随意杜撰。“对于不了解事实,随意杜撰的事情,不应该是我们学校学生的行为。”
  2. 同学与老师之间的私人谈话如此公开,是否合适?我感觉不是很合适,虽然我们在生活中和朋友分享聊天记录和他人私事时肯定没有觉得有什么条条框框的约束。学校的CPRO老师并没有太多影响决策的能力,她出于关心与学生进行了私人微信对话,但学生可能认为老师是代表学校的意见,且这段对话被学生小范围或者大范围地传给了同学们。这里无关好心眼与坏心眼,而是现在的信息传播速度快、能力强(“公关”不就是因此而生吗?)。这是不是有点像疫情初期某些医生只是为了通知自己的亲友稍加注意,而最后事情发展成影响力很大的局面?我认为,“分享他人的聊天记录,对之评价、截取并且进一步传播”这种行为在进行前是需要谨慎思考的。你知道吗?这个聊天记录已经在新老学生中间到处流传了,大家当瓜在吃,但这一开始确实只是个一对一的私人对话。
  3. 学生在想什么?老师在想什么?老师的言辞是否合适?无论这个私人对话本身是否对解决问题有帮助,同学们会在意老师的说话方式、对学生是否尊重这样的问题。我认真看了看聊天记录的内容,观点如下:首先,由于本身年龄与阅历的差距,老师和年轻学生的表达方式是不同的,是有一定代沟的,有些老师认为出发点是好的“忠言”在我们学生听来“逆耳”。老师所在的角度是希望通过教导(而非训斥)来让学生改善看法与行为。老师(可能大多数年岁稍长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会认为学生们是在闹事,尤其是添油加醋博取眼球,感到自己的心血被辜负,由此越来越生气,感觉学生像白眼狼,无法理解老师们的工作,对大家的辛苦肆意挥霍和浪费,恨铁不成钢。生气到后期,有一些言论就有激进之处了,这也是被大家截取的主要内容。我看同学在对话中是一直客客气气的,态度挺好的,并且他可能认为自己是在与代表学校的老师谈话,也非常乐意将更加准确的来自老师的信息传达给大家,有助于推动问题的解决。但是人们会乐于把看得不顺眼的内容拿来开涮,情绪也由此变得更加高昂。有些事情一开始我也是看不明白的,比如为何会谈到“智商”问题?逻辑线其实是这样:有些学生的观点在老师看来很可笑——学生断定学校现在是什么人也进不去,什么事也做不好,但其实现今每日的必要人力物力流动已经在进行,毕业典礼的相关计划并非一纸空谈——对此,老师也是瞬间意识到了双方在问题认知上的不同,但她也确实可以有更好的解释方式和措辞。其实学生们的确不像老师认为的那样,只是想闹事。大家是有足足的concern的,而且一直没有得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案或者回应。听说一开始学生内部也是乱成一锅粥,并没有形成统一意见。学校方面节奏也有点慢。由此两方面没有很好地建立起一个沟通的渠道。
  4. 学校和学生该怎么做?私以为,要让事情向比较好的地方去发展,学校还是应该牵头去进行一些诚恳的、细致的表态,不应让人感到有问题而无处可诉说。我听到学校已经在处理这个问题和草拟信件,只是凡事都有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而学生们应该用科学的手段收集数据与意见,寻求声音的理性统一,努力寻找合理的沟通渠道(有看到一些设计良好的问卷,是很好的形式)。这其中也确实应该有人去代表作为,但也不应该急不可耐。可以定一个计划和DDL:什么时候去找谁,何时之前如果得不到回应又该如何,等等……此处延伸一句,总有人以为行政老师是7*24的,但人家是合法有双休的啊!你以后当了社畜也会希望自己有合法休假日可以享受的啊!
  5. 总之,我觉得大家可以不要抓着这个意义不大的聊天问题去进一步纠结。任何一个年级的学生,包括我自己,都会对学校的某些举措进行吐槽,对某些部门的安排产生抱怨。但是我们绝不应该成为一个人身攻击的发起者,一个谣言的散播者,或是一个断章取义的传播者。如果别人有产生令自己感到不快的行为或言论,我们应该想清楚事件的核心问题在哪里,如何解决问题,而绝非看谁不爽就要把谁整倒,给谁泼脏水。“博文约礼”的校训很耳熟,但是到目前好像我们都很难做到。我也诚恳请求各位绝不要再对对话中的任何一方去施加压力。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压倒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有的人的心正寒。

二、返校安排

我认为这是一个永远无法两全其美的问题。由此涉及到很多很多人的利益,无论什么方案,永远不会满足所有人的需求,也由此永远会有反对的声音。精确到全球每一所大学,方案都是不一样的。学校是有在做措施安排,有在用大量人力物力做各种演习,有在权衡各种方案的利弊,有在希望保全一部分同学对于毕业典礼的希望。由此最终产生的方案,很多人会认为“嘿,你巧妙地避开了所有讨喜的方案,成功激怒了比例比较大的一拨人”。我们可以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从学生角度来看,学生是突然被这个方案给砸到的,在个人需求与学校通知安排之间,非常容易产生或小或大的矛盾之处,由此就会产生进一步的问题与诉求。如果这个问题与诉求比较大,就会迫切需要与学校沟通,而又没有得到很及时的反馈,着实生气;从学校角度来看,花了很多力气在制定方案,肯定是舍弃了很多初始方案,考虑到了许多隐患,最终敲出来的决定。这个环节缺乏与学生的沟通,这个决定也会得罪一些同学的便利,诞生时迷惑度可能也比较大(八月考试我也看不懂),我认为有些方案确实是可以结合反馈的声音去进行调整的,但绝不是说谁想怎么样,就可以立即怎么样的。截图风波中的老师恰好是对湖北学生和家长负责和安排的协调人员之一,她其实是最了解情况的也是最希望把湖北学生安排得平安顺利的,这也是为什么她最难过看到同学们为了表达自己其他的诉求时,把湖北同学拎出来当一张牌去打。如果大家本身在探讨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学习到了如何更合理高效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就是好事。

三、PF问题

这一点,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是非常值得探讨甚至实行的,尤其是听说沙田校区也已经支持了自选PF后。我不知道目前学校的阻力来自于哪方面,我们可以用提问题的方式,看看会有什么阻力,尝试是否可以击破困难:

  1. CUHKSZ从来没有P/F这样的机制,这在教务系统本身里面是否可行?如果没有在现有的系统里,改起来的成本高吗?需要多长时间?
  2. 如果推行自选P/F,对学生的影响如何?我想大部分有这个需求的同学可能会松一口气,并且做出这样的选择。没有需求、比较自信的同学,可以继续保持自己的Letter Grade。听起来还算合理?
  3. 如果推行自选P/F,对学校的影响如何?我目前听说的,大概是可能会担心由此产生的成绩单对大学学术声誉产生负面影响。这一点我不知该如何评估,但是考虑全球都笼罩在COVID-19的阴霾之下,尤其是在美国许多高校均实施自选甚至强行PF的情况下,我们的担心可能稍有多余(什么叫国际化大学啊?战术后仰)。但另一方面,我们不是百年老校,是还比较战战兢兢的新学校,也确实好像没听说其他大陆高校有做PF这样举措的打算,甚至连可行性本身都没有。有的人可能会认为,看成绩单的招生官会理解的嘛,但有时候我们也必须认识的,别人冷漠起来、坚决起来,你是很无力的。所以,这一点,值得讨论,也值得学校与学生沟通到底难处何在,是不想做,不好做,还是不能做?

我现在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大学就读研究生院,说说这边的做法吧。首先,哈佛、CMU等高校采取PF相关措施是比较早的,由此在3月初的春假期间,明尼苏达大学的学生之间也自发组织了投票请愿。这个投票请愿本身是否有产生很大影响我不得而知,大学最终的决定是让大家可以自选PF,最后决定日期在4月30日(这个学期5月13日结束)。但值得注意的是,PF是明尼苏达大学本身就拥有的一个成熟机制(我们这叫S/N: Satisfactory的S,意义相同)。学生可以在开学注册课程的时候就决定这门课要PF掉,但不可以在letter grade的基础下上着上着突然改PF,基本所有essential的课也不接受PF。这次因为疫情影响,尤其是美国有各种background的学生,再考虑到线上授课的不稳定性,大学决定给于大家在PF和退课上的宽容度。我认为整个事情上无可非议,做的不错。但与CUHKSZ一大的区别就在于,CUHKSZ原本并没有PF的机制。另外,有人会讨论到作弊的问题,这是无法杜绝的。美国的学生同样会在take home exam里携手共进,只是大学在一定程度内放弃了这部分不稳定因素罢了,而我们好像又有点过度紧张。其实美国大学对学术诚信的要求很高,乱搞出了问题的代价也非常惨重,不要以为人家很随意,其实人家是狼灭。

四、我终于可以自己碎碎念一下了吗?

这篇文章写写改改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我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写长一点的文字,作为理工生深感无力。如果你愿意的话,再听我一点碎碎念吧。这里面会有更多的个人情感和观点。

首先,是关于青年人们的热血。这是全世界年轻人(包括我自己)都会有的。在某些问题上,我们会热血沸腾,兴奋地把自己与权威树立起对立关系,从希望争取权益,到要想斗争,再到把对方视作敌人,要想打倒,即便未想到这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会产生什么影响。初衷是好的,过程是乱的,结局往往不理想。还记得我们在2019年底如何鄙夷和调侃狮子山下冲动甚至“脑残”的年轻人吗?相信我,把我们任何一个人放在那个生长环境、舆论环境,你我很可能会做出同样的行为。把我们放在几十年前,我们又有几个不会成为红卫兵?很多学弟学妹提到以前的对“一年一搬”等问题的讨论并且向往那时的氛围,但我记的很清楚的一件事是,即便是平时谦逊有礼的学生,谈论问题时,往往都容易跳脱问题本身,转而变成向某些特定行政人员的攻击,并且往往有羊群效应。人们喜爱喊口号,喜爱倾覆事物,喜爱看到立刻的惩罚。我也曾亲眼看过,非常要好的善良的朋友,在一个不真实的消息面前,变得是如何狰狞与可怖。由此也诞生成了一个“传统艺能”:知乎治校。我认为这实在是最不具有建设性的一个行为。发帖者享受着匿名带来的恶的扩张和肆无忌惮,同时认为在公共场合进行舆论施压能迫使学校的决策向自己的利益倾斜。一不小心还开始祖安冲浪。老实说,当祖安人没什么好自豪的,只会招致鄙视。很多人上去也纯粹是为了发泄,连带人身攻击和玩刻薄烂梗,并非带有建设性的目的。而现实却是,即便学校决策改变,很大程度上也不是因为那条知乎,甚至改了也抹不去那条知乎。真正令人比较心疼的,是几条狂野不负责任的言论而导致的招生人员(包括很多学生志愿者)大量心力的白费。我看现在校内论坛运营得挺好的,但是不满足的人还是喜欢捅到知乎上(这里也还是怪一下学校没有及时做出比较好的举措和反馈了)。

那么,从青年人引申到全人类。现实确实如此的,无论一个人有多少丰功伟绩,对人类有多少贡献,总会有人会在其头上撒尿的;另一方面,无论一个人有多么受到所有群众的顶礼膜拜,甚至被视为人类希望之光,ta也很可能其实在将人类带入毁灭(此处强推《三体》,从里面罗辑和程心两个角色的经历和遭遇就能反映这点),更不用说平凡的人与平凡的机构了。我不是在说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只是想说世界并不如我们想象地那么单纯,事情也其实没有非黑即白那样简单。我们能努力做的,就是在研究问题时,尊重问题本身,尊重讨论时说话的每个人。抛开矛盾本身,与我们谈话的人可能是同辈,可能是长辈,可能是小屁孩。那么单说尊老爱幼,是应该有的吧?如果面前这个老人在反驳你,你会冲上去推倒他在地吗?你当然不会,但你很可能在精神上迫切地希望推倒他,尽管这已经离开了你们探讨的问题本身。问题探讨到最后,可能确实谁也说服不了谁,也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解决方案,但我们仍能互相彼此尊重吗?可以的,只是要做到就太难了。

下面这一段是我个人的情绪。我们再谈回那位舆论风波中央的CPRO老师。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在学校工作中的大量努力,也承担了很多责任与压力。作为青年学生,我们骂起老师来可能是很轻松的。但是对这位老师,我会很谨慎,因为我知道她实在是太辛苦了。很早以前,在活动中帮忙时就看到老师睡得比我们晚,起得比我们早,眼睛布满血丝,打着鸡血在活动现场主持工作。这是她的常态。在朋友圈发酵舆论的今天,她0点睡5点起来到学校办公(今天是周日,毕业典礼和线上活动的策划与准备也是要忙死人的。我有点理解为何她那么生气了)。键盘侠们今天不用上课,躺在床上,敲几句话,传几句谣,再嘴臭几句,倾覆他人的招生和宣传工作成果so easy。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残酷的。大家都关注到老师提到自己小学生儿子的那一句,但其实那一句才是真正戳痛我的。为什么呢?因为我知道老师的手机屏保一直都是家人的照片,是她可爱的小儿子。但是我深深切切地意识到,为了在CUHKSZ这个像创业鸡血公司的工作和未来,这几年她几乎牺牲了绝大多数与家人共处的时间。她是更愿意和学生磨嘴皮子,还是回家和自己的儿子待会呢?她实实在在是为了学校和学生好,但也因为表达渠道和方式的限制,以及没有办法过多影响决策而处于尴尬的位置。我恳请大家键盘下留情,让子弹飞久一会儿吧,直到我们每个人的头脑足够清醒。有的ETC可能又来说我帮忙卖惨煽情了。嗯,老师工作多辛苦跟大家的诉求无法得到及时回应确实没有多大关系。甚至有的人可能还觉得老师工作不到位,没给自己提供想要的一切。共情,可能只有当我们本身有所经历、有所感悟时,才会产生吧。(突然想起钟南山院士和张文宏教授的遭遇,嗯。)

最后,这段文字是我牺牲自己赶期末作业的时间写的,不为别的,只是看到很多毕业后的同学想在朋友圈说几句话,但都因为生活的毒打而草草了之。学弟学妹们,你们现在身处的时光很幸福。在全球疫情的挑战之下,希望大家能够携手“博文约礼”地解决问题,一起拥抱希望。无论你爱不爱这个学校,是否“后悔”来到了她,我都希望“博文约礼”四个字着实是能在我们心中留下点什么的。


热评 (6)


才高八斗的围巾
359天前

我们希望学校能与学生对话解释问题,而不是简单的发邮件。也希望更多学生能参与进去,而不是只有学生会。这样的做法必然会导致信息缺失。而且当面说话会注意点关系留几分,见不到人自然话重得多。

我反对知乎治校,反对批评这位老师,这并不能任何解决问题,但当学生的诉求得不到回应,自然会选择其他方式发泄。

任何学生都是交了钱进来的,每个学生都应当对学校事务有发言权。而不因其GPA,学识和品格而异。PF属于合理诉求,对返校提出质疑也是正当权利。诉求得不到满足,又见到“辱骂”,情绪实为正常。很多大佬质疑批评者的学术水平和品德,仿佛只有如他们一般才是正当学生,而批评者全是是无理取闹的废青,并能不让人舒服。至于说与去年香港运动的关系,香港运动的本质上还是本土族群政治,我们争取的是作为学生的切身正当权益,性质上有根本区别

10
1
回复

飘逸的砖头
359天前

我觉得吧
主要是她主动出来挡剑了
也挺无奈的
要不然你这学术上的、决策上的管理
关mmx什么事情呢?

9
1
回复

阳光的闹钟
359天前

很喜欢这篇帖子最后一句话。无论你爱不爱这个学校,后不后悔选择了她,我都希望“博文约礼”四个字着实是能在我们心中留下点什么的。
感觉自己情绪要失控的时候,可以试着转移注意力,先冷静下来,理性思考,想想问题症结,再走下一步。相信有同学已经冷静了,已经有同学站出来积极沟通了。大家可以请他们代表我们,去争取,这样才能有更大的信服力,才能“话事”。有机会的事情就要争取,不要放弃。当然,出了问题从反思自己开始,调整方法、吸取教训,我们都要长大的。
有时候真的很能理解老师们,为了学校更好的发展,牺牲了很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有时候也会很心疼,相信大家小时候多多少少也是“被牺牲”过的。我知道父母很爱我,但是因为他们有工作、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守护自己的情怀,没有很多时间陪我。大了后跟他们聊小时候的事,我才知道他们多么地遗憾,内心因此对多么愧疚。将心比心,所以我才更加心疼老师们和他们的家人。
老师不是机器,请不要用超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们。知识可以是商品,但教育不是。教育是要用心的,要投入感情的。希望大家不要拿学费多少多少嚷嚷嚷嚷要挟学校了,真的不太好看,感觉很奇怪,我们可以有更好听的方式表达,就事论事,同样具有力量。

9
1
回复

胆小的水煮肉
359天前

有PF机制,至少在技术层面上SIS系统内是可以实现的,龙大的实习课以及一部分阅读课一直是PF制的。同时龙大和本部的SIS都外包给Oracle的,迁移起来成本很低。
我校确实之前没有大规模PF的情况,但凡事总有第一次吧,虽然龙大没有但是本部有啊,龙大的学则、章程大多都是抄作业来的。

7
1
回复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359天前
查看回复(1)

赞同学长/学姐!!!!真的非常赞同
其实很多同学都对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请愿和批评学校上有些许反感
只是由于一些同学的发言有点激进的原因我们也没有大规模的发声
而且最近期末真的很忙…和没有心神分出来参与这些事件
(希望学长/学姐能发一发lgu2,让更多的人看到…

6
0
回复

严肃的皮带
359天前
查看回复(1)

很理解学长/姐对那位老师的看法。
怎么说呢,我一直对学校的老师比如spc的态度很复杂,从朋友圈啊还有平时的交往能发现老师真得很热爱工作而且工作起来很拼命;但是有时候在一些比较简单的事情上做的就是很让人难受。
我硬刚完了自己还会后悔觉得老师这么好,不硬刚又感觉一直被憋着。。真是难受

6
1
回复

全部回帖 (15)


胆小的水煮肉
359天前

有PF机制,至少在技术层面上SIS系统内是可以实现的,龙大的实习课以及一部分阅读课一直是PF制的。同时龙大和本部的SIS都外包给Oracle的,迁移起来成本很低。
我校确实之前没有大规模PF的情况,但凡事总有第一次吧,虽然龙大没有但是本部有啊,龙大的学则、章程大多都是抄作业来的。

7
1
回复 # 1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359天前
查看回复(1)

赞同学长/学姐!!!!真的非常赞同
其实很多同学都对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请愿和批评学校上有些许反感
只是由于一些同学的发言有点激进的原因我们也没有大规模的发声
而且最近期末真的很忙…和没有心神分出来参与这些事件
(希望学长/学姐能发一发lgu2,让更多的人看到…

6
0
回复 # 2

大力的脸盆
359天前
查看对话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赞同学长/学姐!!!!真的非常赞同
其实很多同学都对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请愿和批评学校上有些许反感

LGU2显然不适合讨论严肃话题,公众号的留言板也不是互动的理想空间。
网页只要有转发,影响力不会差于公众号。所以与其让学长投稿LGU2,不如你先主动转发?

3
0
回复 # 3

严肃的皮带
359天前
查看回复(1)

很理解学长/姐对那位老师的看法。
怎么说呢,我一直对学校的老师比如spc的态度很复杂,从朋友圈啊还有平时的交往能发现老师真得很热爱工作而且工作起来很拼命;但是有时候在一些比较简单的事情上做的就是很让人难受。
我硬刚完了自己还会后悔觉得老师这么好,不硬刚又感觉一直被憋着。。真是难受

6
1
回复 # 4

才高八斗的围巾
359天前

我们希望学校能与学生对话解释问题,而不是简单的发邮件。也希望更多学生能参与进去,而不是只有学生会。这样的做法必然会导致信息缺失。而且当面说话会注意点关系留几分,见不到人自然话重得多。

我反对知乎治校,反对批评这位老师,这并不能任何解决问题,但当学生的诉求得不到回应,自然会选择其他方式发泄。

任何学生都是交了钱进来的,每个学生都应当对学校事务有发言权。而不因其GPA,学识和品格而异。PF属于合理诉求,对返校提出质疑也是正当权利。诉求得不到满足,又见到“辱骂”,情绪实为正常。很多大佬质疑批评者的学术水平和品德,仿佛只有如他们一般才是正当学生,而批评者全是是无理取闹的废青,并能不让人舒服。至于说与去年香港运动的关系,香港运动的本质上还是本土族群政治,我们争取的是作为学生的切身正当权益,性质上有根本区别

10
1
回复 # 5

飘逸的砖头
359天前

我觉得吧
主要是她主动出来挡剑了
也挺无奈的
要不然你这学术上的、决策上的管理
关mmx什么事情呢?

9
1
回复 # 6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359天前
查看对话

严肃的皮带:

很理解学长/姐对那位老师的看法。
怎么说呢,我一直对学校的老师比如spc的态度很复杂,从朋友圈啊还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两个解决方法
1. 硬刚之前想一想,然后语气不要很冲地和老师沟通
2. 硬刚完后和老师道个歉,夸夸老师,当然不是对自己的意见妥协哈,就只是对自己的语气道个歉。

无论哪种方法,只有老师和我们的关系不至于闹得很僵,事情解决起来会更顺畅,不是吗?

2
0
回复 # 7

严肃的皮带
359天前
查看回复(1)

学长可以把你这个贴到知乎问题下面吗

0
0
回复 # 8

失望的土豆
359天前

学长的分析非常透彻,充分解释了各方的考量和处境,并且以相当合适的发论语言阐发了这一切。读完相当受用,能够相当程度上理解校方和老师个人。
直接谈立场的话,很对立二元,但学长的立场是偏向理解校方,比多数抱有相当大不满的同学更为调和中立的。但这篇分析的发论方式,语言间的各种细节并不令任何一方反感。很显然这是学长高超语言运用的功劳。
同样的想法,怎么样表达是有相当大区别的。不论那位聊天记录中的老师抱着何种立场想法,或是有怎样的苦衷,老师的语言很显然已经远超“表达方式不同”的测度了。直接攻击学生的智商,可能是出于师长因后辈的不成熟行动而感到着急,并无非常的恶意;但身处高位、更为年长成熟的老师,反倒更应当注意说话的言辞和表达方式。高位者的老师,发言的重量是相当沉的,对听者学生的人身攻击的伤害也是更大的。如果是要从中调解的话,老师采取这样的沟通方式反而会造成更大的冲突对立,遭到批评甚至攻击也是难以避免的。

3
0
回复 # 9

逃跑的大葱
359天前
查看对话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此评论已删除

pyq很多转发的哈 转发了之后大家不会知道你的匿名马甲的,放心转!
(狗运营如此说道)

0
0
回复 # 10

神勇威武的黄瓜
359天前
查看对话

严肃的皮带:

学长可以把你这个贴到知乎问题下面吗

那个知乎问题好像已经404了。。

0
0
回复 # 11

严肃的皮带
359天前
查看对话

神勇威武的黄瓜:

那个知乎问题好像已经404了。。

我看的是这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0557941 目前还没有🤣

0
0
回复 # 12

文武双全的铁板烧
359天前
查看对话

逃跑的大葱:

pyq很多转发的哈 转发了之后大家不会知道你的匿名马甲的,放心转!
(狗运营如此说道)

www谢谢提醒!!!谢谢!!

0
0
回复 # 13

大力的脸盆
359天前

来自群里的信息,朱校长已经在和SU协同安排各部门与学生的答疑活动了。建议大家好好为这场对话做准备。

0
0
回复 # 14

阳光的闹钟
359天前

很喜欢这篇帖子最后一句话。无论你爱不爱这个学校,后不后悔选择了她,我都希望“博文约礼”四个字着实是能在我们心中留下点什么的。
感觉自己情绪要失控的时候,可以试着转移注意力,先冷静下来,理性思考,想想问题症结,再走下一步。相信有同学已经冷静了,已经有同学站出来积极沟通了。大家可以请他们代表我们,去争取,这样才能有更大的信服力,才能“话事”。有机会的事情就要争取,不要放弃。当然,出了问题从反思自己开始,调整方法、吸取教训,我们都要长大的。
有时候真的很能理解老师们,为了学校更好的发展,牺牲了很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有时候也会很心疼,相信大家小时候多多少少也是“被牺牲”过的。我知道父母很爱我,但是因为他们有工作、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守护自己的情怀,没有很多时间陪我。大了后跟他们聊小时候的事,我才知道他们多么地遗憾,内心因此对多么愧疚。将心比心,所以我才更加心疼老师们和他们的家人。
老师不是机器,请不要用超人的标准去要求他们。知识可以是商品,但教育不是。教育是要用心的,要投入感情的。希望大家不要拿学费多少多少嚷嚷嚷嚷要挟学校了,真的不太好看,感觉很奇怪,我们可以有更好听的方式表达,就事论事,同样具有力量。

9
1
回复 # 15


    请登录参与讨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