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7日 10517

当我们骂朱艳峰的时候,我们在骂什么

 

“你今天朱艳峰了吗?”

这个故事,会让你明白,一个传奇快递员在龙大的传奇故事。

 

这几天,快递供应链炸了。

 

确切地说,是在一个既不是618也不是双11的平凡一天,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快递供应链炸了,炸的七零八碎。快递在快递柜不远处堆积成山,最后的10米无人看管。

 

先来几张图,感受一下快递山,先是学勤:

 

思廷:

 

祥波:

 

还有最后的,王者逸夫:

你的快递,是否在这五指山下,等待着你的拯救?

 

 

而找不到快递的损失,在迅速扩大,蔓延:

 

 

快递如果含有时效较短的物品,那么今天如果不能找回,这个快递便彻底沦为了可回收垃圾。在一个被紧急建起的快递群里,同学们自发组织,互相帮彼此在快递山中寻找彼此的快递。

 

 

在破碎,搜寻与愤怒中,一个名字被不断提起:

 

【朱艳峰】

 

有一个群用他的名字做头像:

有一条朋友圈提起他的大名:

还有另一条,或者很多条:

 

但是朱艳峰是谁?为什么要骂朱彦峰?

慢慢的,一条线就被群众们清理了出来,首先,平日里所有的快递会从各个快递点运送到我校:

 

 

然后,这些快递会被派入学校的快递员放入快递柜或者快递室,从而解决“最后100米”的问题,并且保证学生不需要操心快递送到了人不到的问题。

 

然而最近快递暴涨,剩下的快递,则像没有水的鱼,在快递柜外嗷嗷待哺,等待着主人们的认亲。

 

可是,快递怎么就到了柜子外?快递员呢??

 

朱艳峰,我们的主人公,是一位解决我校快递“最后100米”的快递员。不少人都认识他。

深圳各个分点的快递到他手里,他再通知各个同学,可以说,他就是连接快递和同学的“深圳湾大桥”。

而这么一个重要的人,跑路了,跑路了,跑路了……

电话打不通,微信无人理,仿佛人间蒸发,空留同学们在快递的海洋中游弋。无奈的同学们,则越发愤怒,亲切的问候涌向朱艳峰:

 

 

如果恨意是箭,朱艳峰恐怕会在骑电动车的时候,变成刺猬。然而,因为愤怒而沉迷于口嗨和谴责的人终于要失望了,因为有一个人打给了朱艳峰的东家公司,他发现:

 

 

朱艳峰,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快递员!

 

而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快递员真的是心有余力而不足:

 

曾经晚上九点十点的时候,有些学生还能收到快递员的电话,告诉他快递放在柜子里了。

可能你也听到过电话声中,快递员拜托你自己去拿的请求之情。

回去是上级,过来是客户,快递员与送餐员,被夹逼在两只大手中,无法呼吸。

 

但当我们有一件快递没有拿到的时候,我们便怒了,心中的堤坝被“权益”之名瓦解,怒意便肆意蔓延。而电话那头那个素昧平生的人,便忽然出现在了波涛的尽头。

 

多么嘲讽啊,他们以为他们骂的只是一个朱艳峰,可是朱艳峰,不是一个人。

 

 

--------------------------------------------------------------------------

p.s.:以下才是龙大人应有的风貌!

(截止发稿时,同学们自发组织的快递群依旧在忙绿,他们甚至发现了一个彩蛋,亮点自寻)


补图

 

46条评论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嗯嗯,有分歧也不争了,get不到分歧更不必争,俺觉得越争越觉得这根本就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相信学校和快递都会着手解决,你们这些热心人也会继续督促跟进。如果我们真的在微信列表里,以后再慢慢发觉吧哈哈哈哈。我没有对你个人有什么看法,我和我很好的朋友也会认真讨论,我觉得这种思维交流很好。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好了,不必回复了,大家各自保留自己意见吧,我不回了,不是不能解释,只是我觉得争论的话题已经

那句你说的很对,所以已经删了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好了,不必回复了,大家各自保留自己意见吧,我不回了,不是不能解释,只是我觉得争论的话题已经变了,再说下去没有意义。如果还要发,你别再发什么曲解我意思的话了,多解释一下自己的文章吧,很多地方感觉不是那么严谨,不要为了文字上的通顺而强行写一些话,比如最后一句,容易让自己处于水深火热(没有diss的意思,一个小建议)。挺佩服你,很有毅力,口才也不错,respect 。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好了,不必回复了,你再回复我也不会看了,我觉得争论的话题已经变了,再说下去没有意义,毕竟在

回复是阐明本身,不是为了让你看到,你的回复只是我的想法的暂住地。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我说普遍意义上不是因为高深,是猜到你可能会从这个点argue,因为我发现你比较喜欢把我强调

你误会了,我对你本人并无敌意,倒不如说我很感激你还愿意继续打字。放二维码是为了方便你加群跟其他快递丢失的同学一起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让我们产生联系。而且老实说,我有点get不到我们的分歧在哪里了,我本质上是在嘲讽因为损失而过于跳脚大声骂娘并不考虑实际问题如何解决的人,那跟你说配送垃圾究竟有何矛盾之处呢?我自始至终没有说评价过配送本身的好坏吧。我只能说我自始至终就不是在针对所有因为快递损失而发表批评的人,这是我想坚持表达的东西。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我说普遍意义上不是因为高深,是猜到你可能会从这个点argue,因为我发现你比较喜欢把我强调的点往别的方向延伸。比如我说在朋友圈陈述配送垃圾要求大家避雷没毛病,你回应我说配送垃圾没什么值得分析的,我说过分析吗?这件事上这个小程序之前,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继续选择百世、韵达快递,有人在朋友圈发他避雷,让大家不用这个快递完全没问题。好啊,我就如你所说的一样,随意坚持了。评论区不能放图片、二维码确实很遗憾,但我可从未想过要和你有什么微信交集,你又predict错辣。如果你有需要,我的这个id就是我微信id,你完全可以在微信各个群里搜我,相信应该有共同群聊,如果是微信好友,相信我们都不希望存在于彼此好友列表吧。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不如反着说吧,我对“行动”的定义是“通过包括但不限于投诉的途径向物流、平台和其他机构反馈派

说得好!把文章链接发到群里的人还有会评论的你都胜过99%的人,不必局限于道德表演艺术家,这篇文章跟道德没什么关系,道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热心市民Ida: 毫无行动的定义恐怕你自己就能给,而我本人也着实不擅长暗示。

不如反着说吧,我对“行动”的定义是“通过包括但不限于投诉的途径向物流、平台和其他机构反馈派送问题”,我理解的你的定义是“识破朱艳峰的马甲并直捣黄龙解决问题”。正是因为这两个定义之间的落差过大我才想向你确认一下。毕竟我本人也着实不擅长识破暗示,所以我姑且当我猜对了。按这般逻辑,你撰写这篇文章发起对臆想中的“沉溺于口舌之快而毫无行动的人”的道德批判本身也属于“沉溺于口舌之快而毫无行动”的行为,因为你只停留在一站一帖之内,恐怕并没有让群里的人听到。而把这篇文章的链接发到群里的人恐怕也已经胜过99%的道德表演艺术家了。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嗯,你说对了,正是我这样的人不在那个群,所以你才需要放qq号,辛苦了呢。我所坚持的是消费者

?我不需要不得不就可以承认啊,只不过配送为什么这么垃圾恐怕还是值得好好分析一番的话?而且什么是“普遍意义上”?你的话实在是太过于高深了23333至于辛苦这件事情,你实在太客气了,很遗憾评论区不能放二维码,不然对你应该更方便。你随意坚持吧,毕竟歧见正是我想要的,只不过如果可以不针对我这个人而是集中于这个事情就更好了。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嗯,你说对了,正是我这样的人不在那个群,所以你才需要放qq号,辛苦了呢。我所坚持的是消费者没有义务去用自己的身份解决快递效率问题,且不能要求消费者“稍加探索”得知事情原因,你可以表扬做好事的人,但没必要把维权、没说脏话的人放在嘲讽的位置上,所谓没有做好的本分根本不是本分也不必去做。在不知道有那个快递群之前在朋友圈发避雷提醒及投诉和骂娘是两回事儿。既然你说你记得很清楚你自己写的话,那恐怕记不太记得我说的了,我想普遍意义上你对我说我不得不承认互帮互助比微信骂娘有意义,那一定是觉得我刚才不这么认为吧。就像你说的一样,你所认为的我也不等同我,我说了我只是在微信上让大家留意我的快递,并且阐述了这个快递给我造成了如何的损失,仅此而已,我没有说任何脏话骂人,也没有说过我支持骂娘,恰恰相反,我在朋友圈还发了不支持大家骂脏话。我认为在微信朋友圈发避雷他的提醒没有问题,和qq互帮互助的原理一样,而你在文中说朋友圈提到他大名这条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值得嘲讽的,你不得不承认,配送真的很垃圾,朋友圈陈述一遍这个行为,没毛病。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此外,也许是我的misunderstanding,你的“举个例子”似乎在暗示没有识破“朱艳

毫无行动的定义恐怕你自己就能给,而我本人也着实不擅长暗示。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我很早就在那两个群里,据我的见闻,在”朱艳峰“还被认为是一个自然人时,很多人都在积极投诉以

不难为不难为,你太客气了。只要文章能有所启迪,那便足够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2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热心市民Ida: 我认为学生照着靶子打无法解决问题,学生的能力是无法指望的,校园政策需要舆论爆发而网点需要法

此外,也许是我的misunderstanding,你的“举个例子”似乎在暗示没有识破“朱艳峰”的马甲而期望对“自然人朱艳峰”进行举报投诉能解决问题的同学们属于“沉溺于口舌之快而毫无行动的人”?如果这就是你要表达的意思,那我表示无言以对。如果不是,请你略微用浅显的语言为愚钝的我解答一下这个举例的逻辑和目的。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2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热心市民Ida: 我认为学生照着靶子打无法解决问题,学生的能力是无法指望的,校园政策需要舆论爆发而网点需要法

我很早就在那两个群里,据我的见闻,在”朱艳峰“还被认为是一个自然人时,很多人都在积极投诉以期通过平台的正规流程撤换掉他,还有不少分享经验,比如要绕过网点直接向总公司投诉、向邮政局投诉等;而后来联系书院、权益部的也有很多。这些已经cover了你说的舆论爆发和法律干预,以及督促校方进行沟通交流。“沉溺于口舌之快而毫无行动的人”我是真的没注意到,也难为你为这一小部分人特意写一篇文章来劝诫。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2 1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我发那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说你没有权力要求任何人,我知道你一定会忘了你在文章中说龙大人的

我对于我写的东西记得清清楚楚,不需要你来提醒。正是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不在“所谓的”快递群,我才会在四楼放一个快递qq群的群号,方便大家去加。龙大的风貌是互相帮助,而不是你所声称的快递小分队,我也没有说龙大人就应该去多做一些本不需要他们去做的事情,但你不的不承认他们的互帮互助比起微信骂娘更有实际意义。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是你的事,但不要把你以为的等同于我就是。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我发那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要说你没有权力要求任何人,我知道你一定会忘了你在文章中说龙大人的风貌应当是快递小分队,没关系,我提醒你。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我没有要求你对学生有同理心,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认为我期望你对学生有同理心的行为是荒谬的,我所要表达的无非是学生作为消费者没有义务去介入管理问题。你说只要稍加探索就能得到真相,作为一个找快递这么久,和收发室人熟悉,一年能收几百个快递的人,我苦苦求索没有得到真相,我也没有在那个所谓的快递群,更何况别人?我说的上帝视角是指你知道这件事的责任方,而不是纯粹的上帝视角,除了上帝,没有人是你所说的那种视角。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抱怨不能解决问题,但消费者没有义务知道这件事情的责任方到底是谁,没有义务去找解决问题但办法

最后一句话确实不明所以,抱歉了。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抱怨不能解决问题,但消费者没有义务知道这件事情的责任方到底是谁,没有义务去找解决问题但办法,他们的快递是基于和快递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而不是和学校的。所以快递丢失找快递员快递网点,联系不上后选择抱团完全ok呢。我的快递也找不到,我花了2小时翻了上下园各个快递堆,给网点、快递员打电话不接,给快递公司打电话让我继续等待。我怕投诉害得快递员扣钱,我就在朋友圈问大家有没有人能联系得上他,因为这个快递没到给我造成了如何的困扰。我们知道投诉是正当途径,但不想他扣钱,就在朋友圈问一下,让大家替我留意一下我的快递,并提醒大家避雷朱艳峰的快递公司,我觉得完全没毛病,人人都是朱艳峰这句话实在是言重了。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你看不见我: 作者说,同学们所抱怨、投诉的对象不是维护权益的最好选择。那你是站在信息全面的上帝视角,我觉

当学生抱紧消费者的身份也无法真正维权的时候,或许学生这个身份更好用,但是恐怕这个身份也没有多少人好好用。至于损失惨重的同学,他当然可以抱怨,我讽刺的是抱怨无法解决问题而不是抱怨这个行为本身。不是我站在上帝视角告诉你们,而是任何试图想要联系朱艳峰进而联系快递公司的人都有可能发现的真相(而第一个告诉我们的人是那位截图的微信同学,他在快递群中告诉了一批人,难道他也是上帝视角??)我恐怕无权要求任何人做任何事,所以没必要把我提高到指挥官的高度。最后我想说,如果稍微花一些时间调查,进行思考,就可以触及所谓的上帝视角的话,那我愿意一直这么做。你真正想批评的恐怕是我没有同理心,不懂得体谅那些受害者在焦虑和无助中所作出的行动。确实,因为表达同理心并不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你所谓的要求同理心或许跟我要求他们理智思考一样荒谬。

你看不见我

你看不见我 2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作者说,同学们所抱怨、投诉的对象不是维护权益的最好选择。那你是站在信息全面的上帝视角,我觉得我们没有资格要求学生是完美受害人。大家发现快递不知所踪的第一反应是联系快递员,但他一直不接电话没有任何反应,打网点、快递公司也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这个时候我们能怎么办?还能联系谁?你知道有人因为这个快递遭受了多大的损失吗,有同学因为这个快递耽误了一周,损失了上万元,你告诉我他不能在朋友圈抱怨朱艳峰,找到管理办法才是最佳途径?你站在上帝视角告诉我们,朱艳峰是一群人,但凭什么要求普通的消费者一定要知道呢?快递没有安排好,不管是谁的责任,都不会是消费者的责任,愿意去做快递小分队的人值得表扬,但你不能要求龙大人应当去做。快递送丢了,派件员和网点联系不上,难道消费者不能抱怨,不能投诉,而是去联系学校解决供应链问题??这不是消费者义务啊!骂脏话固然不对,但社交媒体上找到同类人一起维权真的无可非议。所谓的解决问题的真正措施,合适的快递管理方案不是消费者需要操心的问题。说什么双十一的时候没有封闭管理,疫情封校导致难度更大。但是双十一的快递量比这次多得多好吗??我个人觉得快递放在地上取没问题,但是至少应当按照书院分好,而不是拖了一周然后一股脑倒在地上。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piupiupiu: 又是港大?屑快递公司

港大?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3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倒数的学渣高: 话说一群快递员送快递却只用“朱艳峰”这一个人的工号,给顾客留一个永远也打不通的电话就是正确

你问我正不正确,我告诉你我觉得不正确。追责最好的办法是法律手段,最好可以有相关法律做支撑。从“那这样我们怎么追责”到“有效电话”这一段,我们可以参考到的法律法规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邮政法》指定的《快递暂行条例》第四章快递服务中第二十八条:“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实行快件寄递全程信息化管理,公布联系方式,保证与用户的联络畅通,向用户提供业务咨询、快件查询等服务。用户对快递服务质量不满意的,可以向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投诉,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自接到投诉之日起7日内予以处理并告知用户。”这条并没有明确要求一个快递员必须现实真名并且有自己的电话。所以你认为它“不合理”在这个层面上是不被法律认可的。当然,如果是有个人物件的丢失那么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物权法》进行依法维权。对于你的最后一句,快递员留假名不合理和嘲讽学生其实没有必然相关性,对学生的嘲讽主要在于他们的怒意和批判对象都不是维护他们权益最好的选择,比如有些人可能连《快递暂行条例》都不知道。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lord carbon: 那太好了,以后快递员把东西放到快递柜前面就行,龙大人会自己组织送货小分队的。其实更好的方法

你的评论也很好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ROC: 网点派送的问题快递公司要么多招人要么多加钱总之你们自己解决。 消费者有权得到规定应得的服

你的评论很好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LMF: 这个逻辑等同于,外卖小哥很辛苦,所以送餐迟到/遗失外卖也是可以接受了。可问题就在于,我当然

是挺惨,不过 1. 并没有说可以接受。我并没有让受害者接受自己注定受害的事实,倒不如说是部分受害者只能盯着自己受害的事实了。 2. 并没有说学生应该展现善意,而是一味展现恶意对解决问题并没有任何好处。 3. 学生的问题真的只是快递员的问题嘛?学校行政和快递公司才是造成问题的主要根源,难不成向快递员发泄就能解决问题。向快递员发泄只是让他们自己好受一点。就这三点来讲,不妨把你回答中的“这个逻辑等同于”改成“我觉得你好像在说”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1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没头脑和不高兴: 朱某没有按照工作要求做好事情,电话也不接,拒绝沟通。同学们的利益受损,并且接连几天连得知真

没有超越本分,但是在问责这件事情人,大部分人恐怕连本分都没有做到。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我仔细想了想,我得把前面说的“第二层”搬到“地下室”。朱艳峰这个马甲造出来就是当靶子使是,

我认为学生照着靶子打无法解决问题,学生的能力是无法指望的,校园政策需要舆论爆发而网点需要法律干预或者是校方进行沟通和要求。大多数怼只能停留在微信窗口和一室之内恐怕并不能让行政楼里的人或者快递公司里的人听见。其实我主要想批评的是沉溺于口舌之快而毫无行动的人,举个例子,那个打电话发现朱艳峰并不是一个人的人恐怕已经胜过99%的朱艳峰事件受害者了。不过很遗憾的是,因为急于发稿,我并没有注意到全文读下来会被理解为是讽刺所有发出批评声音的受害者,这点是我的错。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讨论不应局限在第一层“朱艳峰王八蛋还我快递”和第二层“快递小哥很辛苦、朱艳

往年双十一也出现了快递爆炸的现象,不考虑学生/快递增长实际上主要的区别是去年没有封校今年有封校。一个有趣的点是,大多是正在运行的系统追求的都是“过得去”,所以当学校不封校的时候,网点的做法过得去;网点过得去的时候,学校的做法也过得去,他们的过得去像是“人”这个字,互相支撑着彼此,一旦拉垮,就全局崩盘。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铭玟-X: 快递超负载是非常正常的事,但导致了物品损坏就一定要有人承担损失。这个责任主体一定在于快递网

如果学生会可以期待的话我也不必写这篇文章了

piupiupiu

piupiupiu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又是港大?屑快递公司

铭玟-X

铭玟-X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快递超负载是非常正常的事,但导致了物品损坏就一定要有人承担损失。这个责任主体一定在于快递网点而不是学生或学校。快递网点收了钱,就该办事,拿不出应对方案也只是办事不利的表现。 但问题是,这个损失很难找快递公司赔偿,学校也不会赔付,双方踢皮球最后受损的还是学生。所以学生会就有用武之地了,期待学生会的表现

倒数的学渣高

倒数的学渣高 3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话说一群快递员送快递却只用“朱艳峰”这一个人的工号,给顾客留一个永远也打不通的电话就是正确的吗?那这样我们还怎么追责?快递员把你东西弄丢了,然后你去跟快递公司投诉他,结果人家跟你说“朱艳峰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的代号”???你送快递是见不得人吗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快递公司不显示快递员的真实姓名和有效电话?餐厅里端盘子的人都还有工号呢:)嘲讽?嘲讽个屁:)快递员留一个假名字假电话明明就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怎么还嘲讽到学生头上了?

lord carbon

lord carbon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那太好了,以后快递员把东西放到快递柜前面就行,龙大人会自己组织送货小分队的。其实更好的方法是去找快递公司/学校商量解决办法吧,于此同时对着一个虚拟形象输出也不是不行。另外除了一张聊天截图没有其他证据表明朱某是一群人吧,朋友圈还有说法是朱某是一个人,已经被开除了呢。

ROC

ROC 2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网点派送的问题快递公司要么多招人要么多加钱总之你们自己解决。 消费者有权得到规定应得的服务,而不是被放在别的学校的“驿站”甚至堆在一起。 学生该做的应该是改变学校只注重表面形象忽视学生实际需要的作风,而不是“将心比心,替快递员着想”

LMF

LMF 5 3

2020年9月8日 回复  

这个逻辑等同于,外卖小哥很辛苦,所以送餐迟到/遗失外卖也是可以接受了。可问题就在于,我当然知道快递小哥很辛苦,可问题是,难道是我在剥削他们吗?难道是我的一个快递让他们这么辛苦的吗?这好像不对吧,明明我才是遭受损失的一方,为什么还要被要求展现善意? 我只想说脏话 学生有朴素的左翼倾向很可贵,弱势群体当然要同情,可在这个事件中,真正的弱势群体是谁?是不光找不到快递,连解决方案都没有,投诉的找不到地方投诉的普通学生,唯一的发泄渠道却被你要求释放善意,可真惨。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0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刘洋: 亲爱的「乔瑟夫.乔斯达」用户,您好!文章评论不分段是因为这里用的是<textarea>组件

好的谢谢回复,祝贵站开发组身体健康

刘洋

刘洋 1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回复 乔瑟夫.乔斯达: 为什么文章评论区分段不显示的? @刘洋 能解释解释吗

亲爱的「乔瑟夫.乔斯达」用户,您好!文章评论不分段是因为这里用的是<textarea>组件,属于开发组早期太菜而导致的历史遗留问题,有几率在一段时间后修复。

没头脑和不高兴

没头脑和不高兴 5 0

2020年9月8日 回复  

朱某没有按照工作要求做好事情,电话也不接,拒绝沟通。同学们的利益受损,并且接连几天连得知真相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为什么不能问责朱某?同学们的诉求超越本分了吗?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6 1

2020年9月7日 回复  

我仔细想了想,我得把前面说的“第二层”搬到“地下室”。朱艳峰这个马甲造出来就是当靶子使是,抓到正主前照着靶子打有什么问题吗?况且抓到正主-物流承包商后不是一群人都在怼正主么?强行讲文明树新风和稀泥做好好先生的不是拿别人的快递慷他人之慨?这还不如“不明真相的把朱艳峰当成一个玩忽职守的自然人快递员怼的人”呢,给👴去地下室吧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0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为什么文章评论区分段不显示的? @刘洋 能解释解释吗

乔瑟夫.乔斯达

乔瑟夫.乔斯达 9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我觉得这个问题的讨论不应局限在第一层“朱艳峰王八蛋还我快递”和第二层“快递小哥很辛苦、朱艳峰是个马甲,多么嘲讽啊” 。 怎么从学校入校政策和网点管理制度上解决问题才是第五层的事,为什么往年双十一都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顺丰圆通之类的快递没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网点能堂而皇之的用一个电话打不通的马甲和几个完全不够需求的快递员充门面? 这些比急着煽情、塑造“反转”、歌颂弘扬同学自发分类快递的高风亮节(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更重要得多。

叫我小泥巴就好

叫我小泥巴就好 3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守护坠好的艳峰割割~~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群号:群号:1045171918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亦有人联系作者指出图中部分图片与寝室对应关系错误,在这里也表示歉意!

热心市民Ida

热心市民Ida 0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回复 我说lgu你说life: 文章其实忽略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承包商。 物流在龙岗和我校并不是这些物流品牌直接管辖的

感谢指正!因为笔者收集材料发稿匆忙,有疏忽不足之处,实在抱歉!

我说lgu你说life

我说lgu你说life 11 0

2020年9月7日 回复  

文章其实忽略了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承包商。 物流在龙岗和我校并不是这些物流品牌直接管辖的,类似于不是“直营店”,而是”经销商“。他们把大部分的苦活集中到了少部分苦力上,这才是问题的真正症结所在。

143
获赞
33.9K
点击量
We shall make it to the exit!